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一九章 (终章 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世界末日”和郑叹所想的一样,就那么过去了,郑叹也没上网跟那些人扯打赌的事情,更没心情去凑热闹跟人一起声讨那些之前大力散播末日论的家伙们。本文由 。。 首发

    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末世之年过去之后,焦家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小柚子的高考,一个是郑叹的状态。

    小柚子没有选择楚华大学的保送,因为名额有限,她把名额让给了西区大院的老同学谢欣,谢欣的成绩没有她稳定,而小柚子的成绩一直都是很好的,和焦爸谈过之后,小柚子便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对高三的学生来说,时间过得比谁都快,仿佛不够用似的,好在小柚子的心理素质还不错,这个让焦爸焦妈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而郑叹的问题,还是和去年一样,总做梦,感觉就算只是眯一小会儿也会梦到很多,思维很混乱,整得郑叹现在都不敢睡了。睡眠不足,精神状态肯定也不会好。

    焦妈还专门带郑叹去宠物中心那边检查了,没发现什么大问题,就是睡眠不足。

    焦远这半年打电话回家的次数多了很多,问小柚子的情况,也问郑叹的,还说如果这边的兽医解决不了就带去京城看看,那边的权威兽医也有很多。

    郑叹不想去,焦妈也没办法,想着要不等小柚子高考之后,家里人一起再去京城那边看焦远,顺便把郑叹带过去检查检查。

    郑叹在家里的时候对着小柚子书桌上那个台历。翻了翻,他回想一下自己当年变成一只猫的时间,大概也是六月份,但是具体时间记不清了,都过了十年,谁还记得啊,再说郑叹当年过的一直都是混沌日子,不怎么记日期的,有时候还会错过学校的考试。

    伸出爪子,郑叹在六月一号到十五号这些日期上划了一条并不明显的痕迹。在7号8号上又加了几爪。那是小柚子高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每次柚子回来的时候,郑叹就装作精神很好的样子,但是等小柚子一离开,郑叹就又回到平时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了。焦爸让郑叹呆他办公室。有什么也好照应。郑叹不去,他感觉还是呆家里来得舒服自在。

    6月8号这天早上,焦爸焦妈和小柚子出门。郑叹跟他们一起出去,焦爸送小柚子去考场,焦妈要去附中那边,郑叹将他们送出大院,本来还想再溜个弯,但是接连打哈欠,眼皮很沉,最后还是决定回家睡觉算了。

    跳上客厅的沙发,郑叹猫圈都懒得甩开了,抬脚将放在沙发中间碍事的遥控器蹬得远远的,然后趴在沙发中间,听着挂钟秒针细微的咔咔声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焦妈骑着车出门之后突然想到u盘没带,早上拷了份资料之后忘了拔下来了,便又骑着车回去。

    一楼大胖家的老太太正在给大胖梳毛,看到焦妈后道:“刚才见你家黑炭回来了,应该又跑家里补觉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太太的话,焦妈也没在意,估计早上送小柚子出门的时候装得太精神,现在回家休息了。焦妈就想着,等今天过了之后,抽空还是将自家猫带去京城找人瞧瞧,不然家里谁都不放心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焦妈眼皮就一直跳,掏钥匙打开家门,往屋里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得有些诡异,沙发上只有一个猫牌,没有其他动静,没有黑猫,仿佛未曾有其他生物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半开的窗户那儿窗纱被吹起,六月的微热的风从窗外吹进来。

    窗外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南城。

    南城大学附近一处电梯房某高层住所。

    卧室内,阳光透过窗子,从没有完全拉上的窗帘空隙中照射进来。

    刺眼的光线让床上的人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眼皮动了动,郑叹眼睛睁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阳光都照到脸上了,乍然醒来看到阳光,刚睁开的眼睛立刻闭上,反射性地抬手挡住,然后捂上眼睛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巴掌盖到脸上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相当清晰,微微的疼痛感清楚传递到大脑。

    三秒后,郑叹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视线从指缝看过去,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装饰,落地窗那里窗帘半掩着,没有遮严实,光线就是从那里照进来的。

    眨眨眼,郑叹脑子还有些混沌不清,盖在脸上的手掌抬起,眼睛的焦距落在手掌上。

    掌纹清晰,五根长长的手指,不是黑色的带毛的猫掌。

    “玛的,又做梦!”

    低骂了一句,郑叹闭上眼打算继续睡,沉默数秒之后,郑叹猛地坐起身,看了看抬到眼前的两个手掌,郑叹使劲搓了搓脸,再次试着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咳!嗯哼——啊——咦——哦——”

    发音很清楚。

    做梦的时候,好像没有真正说过话吧?

    似乎,很久很久都没有这种说话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还是不对。

    到底是做猫的时候梦见了人,还是做人的时候梦见了猫?

    郑叹掀掉身上的薄被起身下床,没有穿鞋,直接踩在落了一层灰的木质地板上,朝着落地窗那边走,将地面上碍事的衣服裤子等踹一边。

    这种两条腿走路的感觉,微陌生,却又感觉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拉开窗帘,打开落地窗。

    一阵风迎面吹来,带着阳光的温度。

    郑叹走到阳台,看着远处的建筑,深呼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大声地叫喊这种畅快感,似乎好久好久没感受过了,虽然现在思维并不算太清晰,但郑叹就是觉得自己这么吼出来。心情就会好了很多似的。

    吼完之后,郑叹习惯性地朝斜下方看过去。

    斜下方阳台上,没有铁丝网,没有一只黄眼圈的蓝紫色鹦鹉在那里蹦踏,那里站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,手里正拿着一根雪糕,大概因为郑叹突然这么一声吼,有些吓住了,愣在那里抬头看着郑叹,连雪糕融化滴到地面都没注意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。看着远方。郑叹再次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比前一声吼得更长,歇斯底里似的。

    楼下那户,站在那里的孩子被走出来的家长给抱进屋了,那家长看郑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没在意别人的视线。没理会其他住户的骂声。郑叹畅快淋漓地吼了几声之后。进屋洗了个凉水澡,出来时脑子清醒多了。

    拿过放床头桌上的手机上看看日期,2013年6月12日。

    郑叹抓了抓头。12号?

    手机上一连串的未接来电,来电人名有些熟悉,郑叹没管,翻看了一下来电时间,最早的一个是8号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没去管那些未接来电,郑叹现在依然困惑,到底猫是真的,还是人是真的?如果做梦的话,那也太真了,不都说做完梦,醒来就忘了吗?

    在手机上打开微博软件,自动登录,却并不是记忆中的那个“郑叹”的号,退出,重新登陆,输入新的账号密码。

    反应一会儿之后……登上了!

    那个拽拽的黑猫头像,跟记忆中的一样,那些微博,包括校车游戏猫事件、世界末日话题的争吵,都一一对上。

    如果梦里的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郑叹又搜索了几个关键词,比如某部关于黑猫的电影,比如某纪录片,又比如某宠物中心,还有某焦姓教授,都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并不算大的手机屏幕里面,一张张熟悉的图,一个个与记忆重合的画面,看得郑叹脑仁疼。

    这他玛到底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将手机随手扔旁边,郑叹使劲琢磨,想琢磨出个所以然来,最后还是肚子扛不住,下楼找了个最近的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,注意力根本没放在饭菜上,机械地拿着饭勺往嘴里送饭,视线却看着窗户外面,想着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最后,在盘子里的饭吃完前,郑叹做了个决定,机票现在订不到了,动车订不到,他订了张特快的票,下午六点的车,明早六点能够到楚华市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清楚,就过去找找答案。

    出了餐厅往回走的时候,路过一个并不大的理发店,郑叹揪了揪头上的黄毛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再次出来时,一头的黄毛变成了黑色,也剪短了些。

    回去换了套简单点的运动装,拿了手机、银行卡、身份证……

    看着身份证上的头像和人名,郑叹对着证上的人轻轻弹了下,将证放进钱包,带了些零钱,收拾好之后轻装往车站去。

    次日早晨六点,郑叹走出车站,没有招出租车,而是走到公交车站,看了看车站外面的站牌和各路车的行车路线,很多熟悉的站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