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三十八:三宝的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就如同夏之漓跟慕容素素说的那样,赏宝大会的确是谣传,就是为了引夏之漓到燕西国过来。

    连续几日,司徒睿霖都陪着夏之漓,她要什么他都毫无保留的给她,对其宠溺的态度那是所有的人都瞧得出来。也就夏之漓每日乐得开怀,丝毫没有半点吃人嘴软、拿人手短的意识,就如同司徒睿霖对她好是理所当然一样。

    一晃半个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柳雪岚念着家里还有小女儿,就嚷着要回国。

    于是几个大人商议了一下,决定三日后起程。

    在归来山庄里,夏之漓眉开眼笑的让人收拾着司徒睿霖送给她的宝物,就大木箱都装了近十箱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她在藏宝阁里窝着,翻找着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一并带走的,就听到守候在门旁的两名小厮无聊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咱们庄主终于要娶亲了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。”其中一名小厮忍不住的叹道,言语中充满了兴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庄主娶亲,侯府要添女主人了,估计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小侯爷了,以后侯府和咱们庄上肯定会热闹起来的。”另一名小厮也叹道,同样是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听说了,这次庄主娶的是七公主,听说那七公主长得可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也听说了。我还听说皇上马上就要下旨赐婚了,估计也就这几日。能娶公主,咱们庄主可真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们庄主是何人。更何况我们庄主性子极好,是天下难得的好男人。七公主要是嫁进侯府,肯定会被庄主疼爱到心坎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小厮的谈话让夏之漓翻找宝物的手突然僵硬的停放在半空中。后面的话她没听进去了,因为脑袋被一片空白占据,只有一句话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——“会被庄主疼爱到心坎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脑袋空了,身子僵了,整个人都似被什么抽了魂儿一样,连视线都失去了焦距变模糊了。

    她的司徒哥哥要成亲了……

    娶的不是她,是什么公主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司徒哥哥说过要娶她的,怎么能够娶别人?

    特别是那一句‘疼爱到心坎上去’,夏之漓就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拉扯,一阵阵的泛疼。

    司徒哥哥从小都疼爱她,他怎么能够再去疼爱别人?

    不!她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!

    司徒哥哥是她的!是她夏之漓的!

    想到什么,她转身抬脚就朝藏宝阁外面冲出去——

    “郡主——”

    “郡主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阵风似的刮过,让两名聊天的小厮忍不住的急声唤道。

    …。

    沐阳侯府

    夏之漓从庄上一口气跑了回来,逮着下人就问司徒睿霖的去向,但都被告知没人看到司徒睿霖。

    从庄上一直找到沐阳侯府,都不见司徒睿霖,夏之漓这才发现不正常。平日里一早起就对她嘘寒问暖的人今日却出奇的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往常,他会亲自把吃的端到她房里,会给赖床得她穿衣,会守着丫鬟给她梳发,会为她挑选发饰,会趁没人的时候抱着她玩咬嘴的游戏……

    可是今天,人不见踪影不说,连让人传个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到底去哪了?

    想到什么,她突然朝偃氏的院子跑去——

    “姑奶奶,你知道司徒哥哥去哪了吗?”刚一踏进门,她就忍不住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偃氏正在丫鬟的陪同下打算上床休息会,突然被她咋呼的声音吓了一挑。

    回头看到夏之漓眼眶红红的朝她跑过去,她赶紧放开丫鬟搀扶的手,将夏之漓带到软榻上坐下,紧张的问道:“漓儿,出何事了?可是有人欺负你?”

    夏之漓抽着鼻子,尽管眼泪没流下来,可声音却充满哭腔:“姑奶奶,司徒哥哥去哪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偃氏垂下眼眸,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,但很快,她面露紧张的摇头:“不知道啊,姑奶奶也奇怪着呢,睿霖平日都会来给我请安的,可是今早却没个影,我猜想他是不是被什么事给缠住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夏之漓立马抓住了偃氏的手:“姑奶奶,司徒哥哥是不是要娶那什么七公主?你有没有听他说过?”

    司徒哥哥这会儿是不是正在陪那七公主?

    在脑海里,夏之漓突然就想到一幕,最疼爱她的司徒睿霖对着另外一名女子暖语关怀,极近宠爱,甚至还会做一些男女之间无法启齿的事……

    摇了摇头,她咬着下唇,尽量让自己别哭。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一想到那样的场面,她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回国了,她都没觉得有这般难受,就只觉得有很多不舍而已,可是为什么一想到某些事,她心里就抽搐着疼。

    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带着一丝无措,偃氏眼里闪过心疼和无奈,叹了口气,她拍着夏之漓的说,很认真的说道:“漓儿,你司徒哥哥老大不小了,理应成家了。他爹被皇上调去掌管封地,他娘亲在他出生时就去世了,他跟他二伯一家又不亲近,就只剩我一个老太婆在他身边。我年岁大了,没法再帮他掌管这个家了,司徒家早就应该有个女主人了。你啊,就别为你司徒哥哥担心,他那门亲事是皇上定下的,娶的又是公主,你司徒哥哥不吃亏。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不是的……”夏之漓一个劲儿的摇头,“姑奶奶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知道摇头,但到底是哪样的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啦。

    偃氏心疼的给她擦着眼泪,但嘴里却佯装不懂:“漓儿,到底怎么了?你司徒哥哥要成亲了,你难道不开心吗?你爹娘赶着要回国,原本我想将你们留下等睿霖成亲以后再送你们回国的,但现在看来,怕是不成了。可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不开心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夏之漓性子一急,突然就低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害怕偃氏再说下去,她那隐藏的野性一下就爆发出来了,根本没顾忌到偃氏和在场的丫鬟被她吓坏的心情。

    某宝心中那个难受啊,原本是想找偃氏求安慰的,哪知道偃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,还全是刺激她的话。而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心情,说伤心也好,说难受罢了,反正就是一句话,她夏之漓不同意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偃氏和丫鬟抱在一起,看着屋里撒野使性子的丫头,心里是惊喜又震撼。

    惊喜的是夏之漓的反应,但震撼的确实夏之漓的行为。

    直到夏之漓掀完桌然后气冲冲的跑出去,她才被丫鬟搀扶着坐在软榻上,余惊未除。

    “太夫人,您别害怕,小郡主啊只是一时气糊涂了才如此的。”那丫鬟也是个贴心的,知道偃氏喜欢夏之漓,但又怕偃氏对夏之漓生出不好的印象,于是赶紧劝道。

    偃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。“我哪是害怕啊?”

    丫鬟不解:“……?!”刚刚小郡主就跟得了失心疯一样,就连她都害怕得不行,老夫人居然一点想法都没有?

    见她疑惑,偃氏笑得更加欢畅了:“你啊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,漓儿那点性子还不及我当年半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!”看着屋子里被掀翻的桌子以及东倒西歪的凳子,丫鬟瞬间凌乱了。

    偃氏掩着嘴笑个不停。刚才的一幕似乎又让她回到了当年——

    想当年,她嫁到司徒家来的时候,司徒家的长辈对她并不是很好,她才过门不久,就有人想给她丈夫纳妾。

    那天,几名司徒家的长辈围坐在一起商议着给她丈夫纳妾之事,她得知消息后一气之下不仅把桌子掀了,还当场把几名长辈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好在当时有大哥北原王给她撑腰,加上丈夫也格外宠她,纳妾之事才不了了之。也正因为此,他们司徒家族几代以来人丁才会如此单薄。

    虽说司徒家人少,但还算和睦。到了孙子这一代,她的要求也不是很高,她不求孙子有多少女人,哪怕就一个,只要孙子幸福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说不定孙媳妇争气,像承王妃一样一次就给她生好几个曾孙呢。

    漓儿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