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47节尾声(3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简王妃娘家也是世族大家。可简王乃是堂堂亲王,简王妃的继妹做了偏妃,也不辱没家族,于是,简王妃的家族就同意了

    只有简王妃不同意。

    三妹怀了孕,简王妃让人瞒着简王,自己派人,说去接三妹到府上,却偷偷将她弄走。这件事,知道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而后,那三妹就死了,还生了个女儿。

    那个女儿,就是含卉。简王妃叫人拿去弄死,只当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这些,简王原本不知道的。简王那时候还在到处找那个小姨子。

    但是,简王妃家里其他人知道这隐情。

    他们总不能因为那个三姑娘犯了错,就和简王妃闹翻,所以也藏着没说。

    而简王妃的其他姊妹们,知道她这个人狠辣,从此就断了和她来往。

    简王妃心里有了这个隐情,憋了十几年。后来年纪大了,又因为女儿婚姻不幸触动心事,引起了精神病。

    害死了人,总是怕有鬼灵来索命。这些话,她无法跟任何一个人倾诉,日复一日,就得了病。

    简王一开始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后,简王妃的病情越来越重,最终不知不觉把这段往事告诉了简王。

    简王思念曾经的情人,更想找到那个丢失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心想,那孩子多半是死了吧?

    顾瑾之无意间发现了含卉。她当时,只是天马行空的想,含卉会不会和简王府有点关系?毕竟含卉眉宇间很像简王妃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派人私下里去找了含卉的养母。

    含卉的养母把含卉身份告诉了顾瑾之:含卉是一位在大户人家做下人的同乡抱出来的,说要弄死。那位同乡很可怜含卉,就把含卉交给了她的养母。

    含卉的养父母,成亲四年无子。他们夫妻善良,那位同乡又给了点银子,他们就收下了含卉。含卉到了家里,没过半年,含卉的养母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含卉养父母都觉得含卉是他们的福星,从此就真的待她像亲生女儿般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收养含卉,含卉襁褓里是有个玉佩的。

    不管日子多难,含卉的养母都舍不得卖了那玉佩来换口粮,宁愿饿死。

    那位善良的老妇人,总是盼着将来有一天,含卉的家人会来找她。这样,含卉也能过上好日子,她知道含卉出身不简单。

    顾瑾之派人去要那块玉佩,那位老妇人知道庐阳王府乃是含卉的主子家,就给了。

    那块玉佩,乃是当年简王给自己小姨子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顾瑾之一直留着,直到简王府的人找到庐州,来讨要当年朱仲钧偷了他们的铁矿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月前,朱仲钧的大军到了河南,他才把含卉和玉佩交给简王。

    简王想要这个女儿,他一直对含卉母女有愧,不管朱仲钧开出什么条件,简王都需要接回含卉的;而简王世子没有反对,因为他不想含卉流落在外,这样对他逝去的母亲和简王府的声誉皆有损。

    所以,简王府和朱仲钧结盟了。

    结盟了两个月,他们就快要打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京里却突然加强了抵抗。

    不仅仅如此,不少的文臣都被判了流放。

    朱仲钧和他的谋士一开始还以为,这些文臣都是主张放弃抵抗,才被判流放的。

    后来,燕山说:“爹爹,为什么要流放他们?直接关起来,岂不是更好?现在流放,难道不怕咱们收拢人才吗?”

    朱仲钧心里也早有这个疑惑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说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当口,他不能容忍任何变故。他怕有什么不好的事,影响大家的士气。

    燕山当面提出来,众人就都看着朱仲钧。

    朱仲钧只得道:“那叫京里的探子,查查这些流放大臣的底细”

    流放的大臣,大都是三品和四品的文臣。

    一查才知道,他们根本没有主张放弃抵抗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被流放,更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听说弘德帝病倒了,如今乃是皇太后垂帘听政,辅佐大皇子。”没过两天,又有探子回禀说。

    朱仲钧父子三人同时有点怔愣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顾瑾之就在皇太后身边。

    难不成和顾瑾之有关?

    京城最近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不少人举家北迁逃命。

    而皇帝病倒之后,皇太后垂帘听政,辅佐长皇子,突然之间流放了十几位文臣,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袁裕业也是糊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皇太后下令流放的大臣,既不是武将,也不是袁裕业派系内的,更不是什么才干大臣。

    等这些文臣被流放,朝中彻底被武将掌控。

    袁裕业渐渐明白了皇太后的意思,这是想靠武将来撑起朝廷。

    结果,到了三月,京城还是被叛军包围。

    坚持了半个月,就破城了。

    破城之际,弘德帝发病而亡。

    袁裕业被抓。

    朱仲钧父子进城后,立马冲到了宫里,到处找顾瑾之。

    却没有顾瑾之的身影。

    朱仲钧急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是不是跟着皇后和太后等人逃了?”燕山道,“您别急。”

    破城之后,京里的锦衣卫,护送皇后和太后等人,逃离了京城,朱仲钧的人已经去追了,迟早能追到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朱仲钧都需要把皇子们等人抓回来。

    他需要有人禅位给他。

    他起事打的名头,是清君侧,而不是谋逆。

    如今袁裕业已经抓了,皇帝也死了,朱仲钧总不能自己把自己抬上皇位。他需要先辅佐一位皇子,然后再让那皇子禅位给他。

    这样,他才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“燕山,你留下来处理事务,我带人去追皇后他们。”朱仲钧把宫里翻了个遍,最后没有找到顾瑾之,料想顾瑾之可能真的是被皇后和太后挟持而去了。

    燕山错愕。

    “爹,如今百废待兴,您不能走!”燕山道,“我和二弟去追”

    朱仲钧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母亲心有灵犀,我这次一定能找到她。”朱仲钧说,“你去找,万一错过了,她又要吃苦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谁也没办法说服谁。

    最后,却又侍卫跑过来说,找到王妃了。

    顾瑾之藏在冷宫的地窖里。

    城破那天,她就和傲雪藏了起来。她们对冷宫很熟悉。

    冷宫旁人有个地窖,之前是储藏菜蔬的,而后就废弃了。一般人都不知道。顾瑾之曾经住在冷宫,她就把冷宫内外摸了个遍。

    城破前一天,顾瑾之就有那种预感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叫了傲雪,两人先藏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在地窖里躲了三天。

    直到顾瑾之隐约听到了脚步声。那种脚步声,沉重又快速,不似宫里的侍卫。宫里的侍卫,哪怕是再快速奔走,脚步也很轻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这种脚步声,应该是庐州的人。

    顾瑾之这才和傲雪,从地窖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傲雪还担心。

    结果,她们出来一看,果然是庐州的。庐州的人,正到处找顾瑾之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!”朱仲钧的声音有点颤。

    他带着燕山和彦颖,往冷宫的方向赶去。他几乎是飞奔着,只想赶紧见妻子一面。想到这里,他眼眶里噙满了泪。

    半路上,他们遇到了顾瑾之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父子,顾瑾之先停住了脚步。她脸色苍白,衣衫脏乱,狼狈不堪。她很不想这样见他们父子,让他们难过。

    可她的丈夫和儿子们,也并不比她好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进城,都是一身脏乱。

    燕山和彦颖都变得高大结实。从战火里滚过的两个儿子,目光坚毅,身躯挺拔,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男儿了。

    而朱仲钧,白了半头青丝。

    顾瑾之的眼睛陡然就湿了。

    她站着没动,朱仲钧似阵疾风,快速奔向了她,紧紧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几乎被他搂得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。有点血腥味,仍是无法掩盖那股子熟悉。

    顾瑾之泪如雨下,她反手搂住了朱仲钧的脖子,声音哽咽道:“朱仲钧”

    “老婆!”朱仲钧声音嘶哑,湿湿的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四周的杏花全部开了,此刻纷纷扬扬落下来,落在他们的脸上、肩头、身上。那旖旎的清香,萦绕鼻端,为这重逢添了几抹艳丽。

    四年了!

    “你还活着!”朱仲钧哭着说。

    四年了,他们都是踩着刀尖讨生活。可最终,他们都还活着。

    天意成全,他还能再活着见到她。

    顾瑾之的热泪滚将下来。

    夫妻俩相拥而泣,哭了半天,朱仲钧才松开她。

    燕山和彦颖上前,跪下给母亲行礼。

    顾瑾之视线里,孩子们的脸庞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她在模糊中,看到了他们的眼眶也泛红,泪水打湿了脸颊。

    顾瑾之搀扶起燕山,再搀扶起彦颖。

    燕山敏锐看到了顾瑾之行动不便,问:“娘,您的腿”

    朱仲钧和彦颖的目光,一时间都落在顾瑾之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有点跛足。”顾瑾之尽量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可是她仍感觉气氛一窒。

    “彤彤呢,彦绍呢?”顾瑾之最关心的,还是当年彤彤和彦绍,有没有被朱仲钧救回去。看到燕山和彦颖,不见彤彤和彦绍,顾瑾之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在寿城!”燕山忙解释,“娘,彦绍和彤彤太小,咱们行军不能带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四年来,燕山已经蜕变得分外成熟老练,俨然是朱仲钧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最终,顾瑾之一家人,先住在了平就殿。

    当年顾瑾之和朱仲钧成亲,就是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对他们而言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大军刚刚进城,一大堆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朱仲钧找到了顾瑾之,心里重担放下,就先去处理大事了,顾瑾之一个人留在平就殿。等处理完事,他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平就殿。

    他做得最多的,就是躺在顾瑾之怀里。

    他多次对顾瑾之道:“这一路上,我经常做梦。梦到你,我就会想起之前去你们大学看你的模样。天气很暖和,草地软软的,我枕着你的腿打盹。你在看书,阳光照在你的侧脸上,你脸上都有金光”

    顾瑾之记得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曾经说过的。

    他说,他暗恋顾瑾之的时候,偷偷去她的大学看她。结果,在学校草坪上,看到顾瑾之和前男友相依看书。

    那场景印象深刻,他早已代入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破城第四天,朱仲钧把弘德帝的四儿子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四皇子今年三岁整,正是能抬上皇位,又不可能做皇帝的年纪,是朱仲钧最需要的人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包括谭太后和李皇后等,全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没有回来,谁都清楚,却没有人去点破。这些人回来,反而是麻烦,还不如不回来,朝廷更加安稳。

    一路跟随朱仲钧的晋王,在破城之后,找到了他的母妃德太妃。晋王并没有其他想法,他如今想的,仅仅是再见他母亲一面。

    他还有个小妹妹,他也想找到她。

    然后,他想带着母亲和妹妹,去晋王自己的封地,过些简单日子。他母亲十四岁进宫,从此就再也没有出宫过。

    顾瑾之也是这四年来,第一次见到德太妃。

    德妃苍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由晋王搀扶着,到平就殿来看顾瑾之。

    顾瑾之起身迎接她。

    看到顾瑾之一跛一瘸的,德妃失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德妃自己,也苍白了头发。她虚弱得厉害。四年啊,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的光阴,却是她们生命最大的坎儿,几乎摧毁了她们曾经的容颜。

    顾瑾之也哭了。

    她和德妃坐下之后,晋王就在外殿等候,只留了顾瑾之和德妃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皇去世之后,我便想,这辈子大约就是这样了。每次练字、绣花、吃饭睡觉,逗逗雀儿。不成想,后半生,居然过得这么惊心动魄,没有一刻安心的。”德妃眼泪收不住。

    这四年,她也吃了很多苦头,和顾瑾之相似。

    她被限制自由,关在宫里。宫里那些势利眼,对她并不好,吃住皆苛待她。

    “如今,总算到了头”德妃道,“晋王对我说,他要向王爷辞行,回封地去。我想跟着他去。当年,就该跟了他去的。”

    当年并不是德妃不想走,而是弘德帝不让。

    那时候,弘德帝很防备晋王,自然要把他母亲留在京里,将来若是晋王有什么不良居心,他母亲就是人质。

    德妃却是一直想走的。

    “六姐,你保重!”顾瑾之道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,到了今天除却一声保重,再无别话。

    “你也”德太妃顿了下,最终还是道,“你也保重!先恭喜你!”

    顾瑾之眼角泛起了泪光。

    第二天,晋王和德妃就离京了。

    顾瑾之去门口送他们。

    半年后,朱仲钧将一位王氏世家女,嫁给了晋王为正妃。晋王妃端庄娴静,和德太妃很投缘,婆媳感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一年后,晋王妃就生了个女儿。而后,又添了几个孩子。晋王除了正妃,也有两房偏妃,儿女成群,萦绕膝下。

    德太妃真正过起了安享晚年的日子。

    直到十年后,德太妃才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那十年里,晋王每次进京,都会把德太妃的消息,告诉顾瑾之。德太妃甚至会给顾瑾之送些小礼物。

    顾瑾之也会托晋王带礼物给德太妃。

    只是,顾瑾之一生,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
    弘德十一年的六月,朱仲钧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之前,他辅佐了弘德帝的四子为皇帝。

    五天后,新皇帝禅位于朱仲钧,连个年号都没有取。这种掩耳盗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