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四章 小推车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卖不出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未明,聂云竹坐在小楼前的台阶上,托着下巴有些苦恼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也像宁公子说的那样,去找了附近几家酒楼的管事啦,可是他们说以前没人吃这个,卖得也太贵了,不给放到他们柜台上卖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毕竟生产力不足,米面杂粮之类的食品属于充饥的概念,价格倒便宜些,肉类蛋类便卖得有些贵,按照比例来说,如果两文钱一只的煎饼可以视为一块钱人民币,十文钱的咸蛋便是五块一只,而松花蛋在宁毅的建议下卖到二十文,这已经接近奢侈品的意义了。在这个小康人家才偶尔吃肉吃蛋的年月里,这类东西自然难卖。

    当然,江宁一带富人还是很多的,以青楼而论,比较红的姑娘,进门三贯——也就是三两银、三千文——歌舞弹唱三贯,上床三贯,也就是一次一共九贯,四千五百块钱一次。卖身的姑娘价格再高的那是极端例外了,若是不卖身的,如元锦儿、陆采采、绮兰,以前的聂云竹等人,那就更加高,这个反倒没个限定,但横竖一大帮人等着砸钱,你若小气,门也没得进,进了门还小气的,下次自然不鸟你。如同苏檀儿的那帮兄弟每次从她手上讹个几十两银子,放在普通人家已经是巨款一笔,但真要去充充阔气,呼一班狐朋狗友,也就是一两次的事情。

    肯花九千文找姑娘的人未必肯在路边摊上吃二十文的松花蛋,但至少证明,这份购买力在江宁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想要把二十文的价钱卖出去,就得找一些附近的比较高档的地方,出名的茶楼酒楼,让他们帮忙寄卖。但这毕竟是新事物,你说我卖个蛋二十文一只,帮帮忙,人家也不是做慈善的,聂云竹以前各种才艺自然厉害,人长得漂亮又算得上才女,但这些本领自然拿不到一板一眼的谈生意上来,这二十文一只的咸蛋寄卖,反倒没有谈成。有两个酒楼管事根本没怎么跟她谈,也有一个见她漂亮却出来卖煎饼的,想要动手动脚,她便直接走掉了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心想要摆脱以前身份,如普通人一般努力赚钱生活的聂云竹来说,自然也是一个打击。不过她性子也犟,一般人若遇上这样的事情,怕是会考虑不再卖皮蛋,但在她这里倒是看不到这样的打算。宁毅此时一路跑得大汗淋漓,手上拿了一只铜板在玩,随后笑了笑:“说起来,最近倒是跟人打了个赌,说这松花蛋一个月就能卖开。”

    “卖开?”

    “嗯,每天至少得卖上二三十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呃。”聂云竹想了想,随后笑起来,“我会努力卖到三十只的啦,其实……说不定可以寄放一批到金风楼……”

    聂云竹显然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句话,她此时心中想的事情跟宁毅想的显然不一样。在她看来,宁毅这人性格好,又是个特立独行幽默风趣的大才子,但与经商大抵是无涉的。他如今发明了这松花蛋,托自己帮忙卖,或许是与人夸了口,这也是人之常情,自己卖不出这么多,他便得丢面子。若非是实在没什么办法,她大概也不会再去考虑金风楼。楼里的妈妈虽说遵守契约,未有再逼迫她什么,但真要说是个良善人那也未必,欠了人情不好还,但无论如何,动用这样的关系,大概也是她此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。

    宁毅听她说起金风楼,微微愣了愣,随后才明白过来:“不用这样的。”他摇了摇头,随后指指那停了小推车的棚子,“今天中午早些收摊吧,把车子包装一下,现在这样子太简单了,卖不出二十文。”

    “包装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便是随意装饰一下。”

    聂云竹点点头,以疑惑的目光表示懂了……

    到得中午放学,宁毅过去市集吃饭,随后买了各色油漆、大小毛笔、刷子往聂云竹这边过来,聂云竹这才知道他要干嘛。下午将那小车洗干净,宁毅用粉笔做了一番简单构图,揣摩一阵之后,方才搬了张矮凳坐下动笔。

    聂云竹这时候也没办法帮忙,只是偶尔在旁边蹲了看一阵,回房看见胡桃时,胡桃说道:“宁公子是想要在小车上作画来卖松花蛋?”

    “想是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油漆能画好画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多漆器,不也是以漆作画,宁公子……想来于此道也有所涉猎……”

    聂云竹其实微微有些担心,琴棋书画乃风雅之学,宁毅画工精不精倒是另当别论,可以他如今的名声,在这种小推车上作画竟然只为卖那松花蛋,若被人知晓,怕又给他惹来非议,越是画得好,这风险怕就越大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胡桃的情绪其实也不好,她最近一直在为小姐担心着。自从元夕那天确认了与小姐来往的这位宁毅便是那第一才子,并且真有才学之后,她的担心就在与日俱增。在她来说,固然也想早些与二牛成亲,但小姐没个归宿,她就根本不放心。如今小姐对这人似乎有了好感,可这算是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