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47 要怎样你才能像从前那样爱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她想抽出手,就此离去,他却仍不放她。

    “要怎样你才能像从前那样爱我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又沙哑了几分,甚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:

    “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肯相信,不愿相信,这世上从来没有他办不到的事,任何事他都能完美的解决,只有她,让他倍受打击。

    她侧目,看到了桌上的一面镜子,镜子有ipad那么大,她走过去拿在手中,犹豫了一秒钟,然后重重地朝地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镜子四分五裂,有些细小的碎片已经跳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让镜子复原,也许,我就能重新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坚定的说,随后甩开他的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再追上去。

    缓缓地蹲了下来,看着地上的碎片,每一块碎片里都映出了自己颓废的脸庞,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失败,他竟然亲手毁了他的爱情。

    也许,在他的概念里,爱情从未被放在第一位,直到此刻,他才发现,没有她,他什么都做不了,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    “你能让镜子复原,也许,我就能重新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耳边不断地回荡着她的话,他竟开始动手去捡拾那些碎片,从未做过这种“粗活”的他,只是刚刚触碰到一角,手指便被划破了,碎片的边缘很锋利,鲜血很快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手指上的伤口,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从前,他知道她有恐高症,却故意让她去楼上擦玻璃,那个时候,她的心是不是也像他现在这样痛……

    桑幽幽走得很快,离开了保洁员休息室,她像一阵风一样跑回了五楼的员工宿舍。

    心里好乱,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心绪,被井晨风的出现轻易地打破了。

    宿舍里,大家都在,见她回来,却没有一个人迎上来,大家都默默在待在自己的床上,放下了蚊帐,好像故意与她隔离。

    她依然像平时那样淡漠地走进宿舍,坐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还是有一片蚊帐打开了,末末从上铺下来,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边,精神有些恍惚,感觉到身边的床铺塌了下去,她才扭过脸,看着末末勉强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接着回过头,继续坐在那里出神。

    末末轻轻碰了她一下,小声说:

    “伊伊,其实,你不叫伊伊,是吗?”

    她默默地点点头,无奈地牵了牵唇角,说:

    “嗯,我叫桑幽幽,对不起,骗了你们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啦,我知道你肯定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末末相信自己眼中的伊伊跟贾如不是一种人,如果是的话,她也不会放着井晨风那么大的金主不要,而跑到这里来隐姓埋名当个保洁员,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就叫你幽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她依然只是笑笑,只是那笑没有任何意义,它只是一个送给朋友的表情而已。

    “幽幽,说实话,你跟井晨风,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末末始终是按捺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,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,此时此刻,另外两个人哪里睡得着,都在蚊帐里偷偷地听着两人的对话,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当时我正在跳舞,他突然就走上了舞台,然后一把扯掉了我的项链,哦,对不起,忘了跟你道歉,我偷偷借用了你的戒指,我发誓,只是借用,当然,没经过你的同意,我趁你的抽屉打开、而你又不在的时候,偷偷拿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事情已经发生了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就像她说的,事情已经发生了,已经成了无法挽回的事实,不管它是如何引发的,现在来追究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何况这一次,她竟不那么抗拒见到他了,虽然同样是不肯离婚,但她的勇气似乎增加了许多,难道是因为不再爱了,所以才变得坦然?

    见她似乎又在发呆,末末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,她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那枚戒指,是他送给你的?”

    末末试探着问,

    “哎呀,幽幽,其实实话告诉你吧,我真的很好奇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能不能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?说来话长,并且这种事不是对谁都可以讲的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只轻轻地吐出了几个字:

    “他……是我的合法丈夫。”

    末末张大了嘴巴,半天合不上:

    “合、合法丈夫?那那那是什么意思?那意思就是说,传闻中井晨风已经结了婚,所以,你就是他的老婆?”

    对于末末惊呆的反应,她只是淡淡地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