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34.第1434章 大结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啧啧,少爷昨晚果然一夜风流啊,可怜他噩梦一场,真是同人不同命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会烧菜吧。”寒逸天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苍昊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全能人才,煮饭烧菜一定难不倒你吧,小画儿的三餐,就看你了。”寒逸天露出一副看好你的表情说。

    “少爷,其实我并不是很懂厨艺,我怕我煮出来的食物,她吃不惯,你看是不是应该请个厨师回来比较好?”苍昊赶紧提议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用谦虚了,听长老说,你是经过五星级的厨师训练的,外面一般的厨师还没你十分之一的水准,你就给我好好表现吧。”他一个大男人住进来,他都已经很不爽了,现在还要多一个厨师进来,她这里本来就不大,太拥挤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少爷……”没错,他的厨艺是很不错,但是他却很不喜欢进厨房啊,苍昊还想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说了,小画儿要是瘦了一分,我就唯你是问,帮我好好照顾她,我先走吧。”寒逸天回头望了一眼童画的房间,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可恶,我是来当保镖的,不是来当保姆的啊。”等寒逸天离开之后,苍昊这才忍不住爆发出声。

    “保镖保姆,不就是同一家吗?你就认命吧,喵。”五星级的厨师训练,哇,他烧出来的菜一定很好吃,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来的梦魔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该死的猫,我昨晚叫你带我进去艳星的梦境里,你居然……”想起昨晚受的委屈,苍昊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三步并作两步,伸手往她的尾巴抓去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人有失手,猫有失梦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喵……”梦魔嗖的一声钻进桌子下面里,躲开了他的魔抓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,出来,快点给我出来。”她不是故意的?他情愿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,天下红雨,也不相信她这个大话精。

    “喵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。”她才不要出来,他这个坏人,有虐猫狂的,梦魔缩在桌子下面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出来是不是?”苍昊立即在桌子下面蹲下,侧头用阴测测的眼神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你想干什么……”梦魔话还没说完,尾巴已经被他的手揪住了,硬是把她的身体给拖出了桌底,她拼命挣扎着,尖叫:“救命啊……有变态狂虐猫……喵……主人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只该死的小野猫,这次你死定了。”骂他变态狂是吧,他就变态给她看,苍昊的脸上扬起了一抹邪恶的冷笑,一手提着她的尾巴,找来一捆绳子,把她的后面两只腿绑起来,然后把她吊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放我下来……坏蛋……混账小人……放我下来……喵……”被吊在半空中的梦魔,不断挣扎着,弯曲着身体,就像一只圆球般在半空中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“我会放你下来的,不过是等我气消了之后,小野猫,胆敢玩弄我,就有准备承受惹怒我的后果。”苍昊在屋子里挖出了一个篮球,慢慢地走了过来,停在她面前两米远的地方,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邪恶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敢?喵。”望着那体质比她还大的篮球,魔梦的眼底里不仅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她现在是没有魔气护身,被那篮球打中,一定会痛死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?那就试试看吧。”苍昊把篮球拍在地上,运了几下球,然后才拿起来,做出一个投射的动作,俊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宛如恶魔般的邪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苍昊,你敢用篮球打我,今晚有种你就别睡觉,否则我一定会报仇的,你别乱来,喵……”梦魔在半空中摇摆着身体,不断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提起梦境的事情。”她不提还好,这让他想起了昨晚他在梦里有多屈辱,不教训一下她,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了,苍昊脸色一沉,立即拿起篮球,嗖,的一声,那篮球宛如旋风般,迅速地往它的身上打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好强劲的风,那篮球还没有来到,就已经感觉到了夹带着杀气的风已经杀到,梦魔还没有等那篮球砸在她的身上,双眼一翻,华丽丽地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晕倒的下一刻,那带着呼呼风声的篮球从她的身边擦过,砰的一声砸在了她背后不远处的玻璃窗上,可怜那脆弱的玻璃,立即啵的一声,从窗框里脱落,跌落地面碎成一片片。

    而此刻正在房间里休息的童画,在疲惫的沉睡中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嗅到空气中还残留着寒逸天的气息,伸手往身旁的床铺摸去,还留有余温,原来昨晚他真的来了,她不是在做梦,那么说,寒逸天昨晚说的事情都是真的,他并不是真心的想把她赶走,而是为了保护她才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童话的心情便忍不住卓悦了起来,原来他并没有不要她,她低下头望着身上的睡衣,想起他昨晚热情的索求,她的脸忍不住布满了红潮,她昨晚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了,是他帮她清理身子,换上干净衣服的,想到他的贴心,她的心里涨满了满满的甜蜜感觉。

    “噢,对了,刚才的声音好像是玻璃碎裂的声音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童画这才想起刚才听到的巨响,赶紧撑起酸软得身体,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表哥,小梦,发生什么事情了?我刚才听到一声巨响的……咦……表哥,小梦怎么了?”童画才刚走出大厅,就见苍昊抱着小梦,焦急地喊着她,而小梦双眸紧闭,不省猫事,她顿时大吃一惊,刚想走过去,然后发现屋子里凉飕飕的,她往窗户望去,却发现那窗户上少了一面玻璃,而那凉风正从外面不断地吹进来,她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,不要告诉她,是小梦闲得没事干,拿自己的身体去撞玻璃,然后玻璃碎了,自己也晕倒了。

    “嗨,表妹,你怎么那么早起床,不多睡一点。”一定是刚才他吓梦魔的时候,把她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早了,表哥,你还没有回答我,小梦怎么样了,还有我家的玻璃窗怎么无端端会碎了?”她在这里住了二十年,还没有烂过一块玻璃窗,他们好样的,才不过是刚搬进来,就把玻璃窗打烂了,再接下来是不是要连她的房子也要拆了?想到这里,童话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额,表妹,不是我故意要说你的房子怎样,但是很多东西都已经年久失修了,我想你还是把这里的玻璃窗都换一下,最好就换上那种防爆反弹的玻璃,那种玻璃就连子弹都打不破,她就是被玻璃破裂吓晕的。”苍昊三言两语,就把问题给推卸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防爆反弹的玻璃?”他当这里是什么?战役区?童画的眼眉一扬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放心好了,那种玻璃不会很贵的,我有认识的朋友做这个的,我介绍你给他,可以打五折,五十万左右应该可以买到一块了。”苍昊很是热情地介绍。

    “五十万一块?”还打五折了,那是镶金还是镀银的?童画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们原价买一百万的,五十万是人情价,表妹,你说是不是很便宜?”苍昊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便宜你个头啦,这房子也就才值一百多万,你居然叫我去安装五十万一块的玻璃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你说,这玻璃是不是你弄烂的?”童画走过去,然后发现在窗外有一只篮球,她的脸色顿时绿了,忍不住咆哮,“那是我爹买给我的篮球,你怎么可以用它来撞玻璃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那只篮球对你的意义那么重大,我这就去给你捡回来。”苍昊的脸上露出一抹抱歉的神情,赶紧跑出去,把那只篮球捡回来,幸好没有损伤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,以后不要随便乱碰我的东西。”童画一手抢过篮球,就好像宝贝似的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只篮球的意义那么重大,我才会拿来玩的。”苍昊抱歉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玻璃是你打烂的吧,你住在这,我已经没有收你房租了,你打烂的东西,就得赔,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防爆反弹的玻璃,就交给你了。”童画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算计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苍昊的脸色顿时一白,赶紧赔笑说,“表妹啊,我突然发现原来你这屋子里的玻璃都很经典,历史悠久,要是换了新的玻璃,就会破坏那怀旧的美感,我想根本就用不着那些什么防爆反弹的破玻璃,你放心,那块玻璃是我打烂的,我会负责弄好的,我突然发现我还有点重要是事情要做,我先出去一趟,就这样,午餐煮好饭等我回来。”苍昊说完,立即一溜烟地出门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要去哪里?”望着像旋风一样被用力甩上的大门,童画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,窗框上残留的玻璃碎片都被震落地面了,这人除了一股蛮力,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呜……主人……喵……”被那摔门声吓醒的梦魔,一见到童画,立即二话不说跳进她的怀里哭诉,“主人,你要帮我做主,苍昊那贱男,他用篮球砸我……喵……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用篮球砸你了?砸哪里了,你哪里痛了,我看看。”童画闻言,顿时担心地伸手扒开她的毛,查看她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我全身都痛,你别让他住进来好不好?那贱男,下流好、色,而且还有虐猫狂,喵……”梦魔可怜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,但是我已经答应了让他住进来,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让他离开。”最重要的是,他是寒逸天派来保护她的人,她就更加没有理由赶他走了,童画检查了她身体,并没有发现任何伤口,便纳闷地问,“小梦,你到底哪里受伤了,我怎么找不到你的伤口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受伤,喵,真的不能赶他走了吗?”有他在地方,根本就跟炼狱没有什么区别,贱男啊,她好可怜啊,被人追杀已经很悲惨了,现在还要被一个变态贱男天天折磨。

    “暂时是不方便啦,你没有受伤,那你又说痛?”今天他们都是怎么了?童画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用篮球砸我,不过幸好篮球砸来之前,我就晕倒了,现在想起来,就觉得痛,喵……”梦魔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只小梦,童画闻言顿时感到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一一一一一一一

    童画搬回自己家里,安顿好之后,便决定回学校去上课,不过,幸好有寒逸天帮她补习功课,虽然请假了一段时间,进度一点都没有拖慢,就连导师都对她赞不绝口,说她生病家都不忘复习功课,值得嘉奖,害她都不好意思地红了脸,她根本就不是请病假啊,而且想到寒逸天收学费的方式,她的脸就一直烧红到下课。

    听说,班里来了一位新的代课老师,是一枚把所有女同学都迷得神魂颠倒的大帅哥。

    童画那么久没来上课,并不知道情况,不过听那些女同学说得那么神,她也很想见识一下,那所谓的大帅哥,到底有多帅,居然有那么的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依然,当同学们口中那位史上第一帅的男老师踏进课室门口,童画的嘴巴张开就忘记合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童同学,我知道我长得很帅,但是你也不用一直张开嘴巴,苍蝇就快要飞进去了。”爽朗愉快的男子嗓音随即而来,透着一丝的戏谑的倜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被他提醒,童画这才记起要把嘴巴合上,随即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,该死的苍昊,他怎么会来学校当了代课老师的?

    “老师,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,你们是认识的吗?”同学们见到他们的神情诡异,立即问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称职老师,在来上课之前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把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单给看熟。”苍昊脸上扬着潇洒的迷人笑容,立即把发问的同学给迷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这家伙,他不应该来当老师的,他应该去当男公关,看着班上那一群发痴,眼睛里都冒出了心形泡泡,这样的课还能上吗?

    不过事实证明,苍昊的教育工夫是一把罩的,在上课之前开了一个玩笑之后,脸色就严肃了起来,而班上的同学也很认真的上课,拼命地抄着他说的笔记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了。”望着平时懒懒散散,基本都不会做笔记的同学们,此刻却埋头疾书,童画忍不住嘀咕了一声,看来他说自己的是全能人才,真的并非浪得虚名,武功厉害,厨功厉害,现在就连当老师也能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正在讲台上讲得泡沫横飞的苍昊仿佛听见了她的嘀咕声,居然还暗中朝她眨了眨眼睛,害她鸡皮疙瘩掉满地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讲课很生动,很有趣,不时引得同学们哄然大笑,但是童画却笑不出来,因为上头那所谓的老师,根本就是寒逸天派来监视她的人。

    很不容易熬到下课,她正踏出课室门口想出去透透气,突然有一抹熟悉的身影闪入了她的眼帘里,她立即惊喜地伸手喊住她:“小叮当。”

    “咦,学姐,你来上课了,你身上的伤势都好了吗?”已经从她身旁走过的小叮当回过身来,见是童画,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情,立即倒回来,伸手拉着她的手,亲昵得就好像他们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似的。

    “嗯,我的伤势早就好了,你最近好吗?”真是个令人感到很亲切的可爱女孩,童画觉得跟她在一起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啊,就是觉得有点闷,咦……”小叮当摸着她的手腕,当她的手指不经意地滑过她的脉搏里,她顿时惊讶地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童画见她的脸色怪异,有些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学姐,你还不知道吗?”小叮当慢慢放下她的手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知道什么吗?小叮当,你别吓我,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童画顿时焦急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有事,而且还是天大的事情,你跟我来。”小叮当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,见周围都是同学,立即拉着她往安静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,有什么事情不能在那里说的,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了?”她越是不说,童画就越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焦急。”小叮当拉着她来到学校后院里,看了周围都没有人,她才笑着说,“学姐,难道你都没有发现,你已经怀孕了吗?是你的肚子里已经有小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我……怀孕?”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这样,童画惊愕了,随即如排山倒海般的喜悦狂倾而来,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满脸不敢置信地望着,“我真的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诊脉从来没有出过错误,你怀孕已经起码有四周了,是学姐在请假的时候怀上的。”小叮当望着她的肚子,眸光闪了闪,在为她感到高兴的同时,心里头不禁滑过一抹黯然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,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她怀孕了,她真的怀孕了吗?想起在请假的那段时间,跟寒逸天度过无数次欢爱时光,而他从来没有做过安全措施,其实她会怀孕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因为体质的不同,有些孕妇怀孕了,也不会有害喜的现象,你的那个多久没来了。”小叮当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,我好像有一个多月没来了。”这么说,她真的怀孕了?然而,在高兴过后,她的心里却变得不踏实了起来,她没有忘记当初寒逸天找上她的目的,而且他也没表示过要跟她结婚,等孩子生下来之后,他会不会就只要孩子,不要她了?想到有这个可能,童画的背脊都忍不住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那么说,你一定是怀上小宝宝了,能有小宝宝真好,咦,学姐,你怎么了,你的脸色有点难看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?”小叮当见她的脸色不对,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小叮当,我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我怀孕的事情,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,好吗?”她现在的心思很乱,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,在没有孩子的时候,她还能骗自己,但是现在她已经有孩子了,她这个美梦还能做多久?

    “学姐,请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,你真的不用找医生看看吗?你的脸色真的很差。”小叮当很不放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小叮当,谢谢你,快要上课了,你还是赶紧回去上课吧。”童画的眸光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关系的,学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你可以跟我说的,如果我可以帮你的话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她这样,她怎么能放心地离开?难道那个男人都没有发现她有不对劲的地方吗?好差劲的男人,还是她家的鬼枭好,只要她打个喷嚏,他都知道她想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,只是觉得有些突然,小叮当,你不用陪我了,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童画摇了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先回去了,如果你有什么事情,欢迎随时来找我。”小叮当见她都这样说了,她也不勉强她了,只好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了,热闹的校园也随即安静了下来,童画并没有回课室里,事实上,她已经被自己怀孕的事情给吓倒了,这本来是应该值得高兴的事情,但是想到寒逸天的态度,想到当她把孩子生下之后会发生的事情,她就心如刀割……

    “宝宝,你说妈咪应该怎么办?”童画伸手抚摸着依然平坦的小腹,真不敢相信此刻在她的肚子里已经孕育着一条小生命,是生命带来的悸动,孩子还没有生下来,她就已经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童同学,都已经上课了,你不回课室去上课,还呆在这里干什么?”这一堂课,苍昊是没有课的,其实他代课的就只有他们班的一门课,刚才他从他们课室经过的时候,没有发现她在课室里上课,他还真吓了一跳,要是他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情,寒逸天一定会宰了他,他找了半天,原来她是躲在这里发呆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在科室里很闷,所以出来透透气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童画再见到他的时候,立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他是寒逸天派来的人,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,他一定会告诉他的,现在这种状况,她还不想让寒逸天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是坚持原来的理由,只是要孩子,而不要她,那么她也得为自己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“童同学,你突然之间不见了,我差点翻转整个学校里找你,话说,你是不是有心事,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你的心情还很不错的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苍昊皱了皱眉头,有点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我没什么事情,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。”童画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不舒服?怎么不早说,快去医务室看看,要是你病倒了,少爷会找我算账的。”苍昊闻言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啊,不用那么紧张啦,我刚才歇了一下,已经没有大碍了,等会儿我就可以回去上课了。”童画赶紧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去医务室找医生看看吗?你的脸色有点苍白。”苍昊还是有点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了,好了,我先回去上课了,再见。”童画担心他会继续没完没了的问下去,赶紧找藉口溜了。

    “她的神情好像有点怪怪的,看起来好像是有点喜悦,但是再看深一点,又有深深的忧虑,她在喜悦什么,又在忧虑什么呢?她这样要不要告诉少爷呢,少爷最近为了沈君瑶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,这点小事应该不用向他禀报了。”苍昊伸手抚摸了一下光滑的下巴,觉得这只是一件小事情,便不打算告诉寒逸天了。

    一一一一

    怎么无论她在什么地方认识的人都是孕妇,在NH市的时候,认识了夏侯惜月,她后来怀孕,在冥界里认识安洛洛的时候,她也怀着可爱的小宝宝,这次就连在学校里认识的童画,她是学生居然也怀孕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分明就是看她不顺眼,否则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让她遇上孕妇,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沉重地打击她。

    刚沐浴完没有多久,盘腿坐在床铺上的小叮当,嘟起了嘴巴,两条眉毛皱得快要打结了,非常明显地表示自己此刻很不高兴,心情相当郁闷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,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了?从学校里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,谁欺负你了?”鬼枭拿了一条干毛巾进来,坐在她的身旁,一边温柔地擦拭着她的湿发,一边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小叮当像是没有骨头似的斜靠在他的怀里,懒洋洋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?那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鬼枭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一向爱笑的她,此刻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,就好像是全天下都欠了她似的,让他看着好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不高兴是因为……哎,算了,说了你也不会让我高兴的。”他一千零一个答案都是不准,不能,她还是别自讨没趣了,小叮当意兴阑珊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又怎么知道我不会让你高兴?别像个小女生的闹别扭,你都已经一千多岁了。”鬼枭伸出长指轻抚摸着她的嫩颊,语气里带着丝毫不掩饰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都已经一千多岁了,不用你来提醒我有多老,我也知道。”小叮当拍开他的手掌,在他的怀里退出来,然后背对着他,仰首望着窗外的明月,能够有今天这样的生活,她也许是应该感到满足,幸福的,但是……没有她和鬼枭的结晶,她始终觉得这不完整,他想要孩子,很渴望,她不想再让他觉得自己还只是个小女孩,她想当娘,她要让他知道,其实她也可以是个成熟的娘亲啊。

    “谁说你老了?你一点都不老。”鬼枭伸手握住她的肩膀,有点强势地把她的身体转过来,幽深邪魅的狭长眸子直勾勾地望着她,仿佛想要望进她的灵魂深处,低沉的磁性嗓音带着一丝的催眠意识,“告诉我,今天在学校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是谁欺负他的宝贝了?要是真有人胆敢碰她一根汗毛,他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。

    “有个学姐怀孕了……”小叮当话还没说完,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被他的意识催眠了,顿时气不过地举起拳捶打了他的胸膛两下,气愤地说,“鬼枭,你好过分,你怎么能催眠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关心你。”鬼枭听见她的话之后,心里再度被震撼了,现在的人都那么开放的吗?当学生的人不好好学习,怀什么孕呢?该死的,他还以为在学校里,小叮当就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孕妇的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理你了。”她已经够难过了,他还这样,小叮当气愤地推开他,然后跳下床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,别这样,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?既然你那么喜欢小孩子,不如我们去领养一个,两个,只要喜欢,无论多少个,都随你,好不好?”鬼枭伸出长臂,在她离开之前搂住了她的腰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,不好,一点都不好,我想要的是和你一起生的孩子,不是别人的孩子,啊……”小叮当急促地说着,突然伸手抱着头,忍不住很大声地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。”鬼枭心疼地把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,他知道她在想什么,他也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,如果可以让她高兴,就算要他把他全世界捧到她的面前,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在外面听见小叮当尖叫声的鬼昕在门外敲门,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退下。”鬼枭沉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估计小叮当又在闹小孩子脾气了,只要她不高兴难过的时候,她就会尖叫,她今天放学回来的时候,他也觉得她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小叮当在尖叫过一阵之后,她终于是停歇下来了。

    鬼枭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由着她尖叫,等她叫累了,他才拿起纸巾帮她擦去额头上的细汗。

    过剩的精力被消耗了一半,小叮当打了一个哈欠,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“累了,要睡觉了吗?”望着她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神情,鬼枭温柔地低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累了,但是我不想睡觉。”小叮当说着,便伸手拉开了他系在腰间腰带,看着那浴袍在他的身上散开,露出了壮健性感的身躯,唇边勾起了一抹妩媚的勾魂笑容,“我要诱惑你。”说着随即把他的身体推倒床铺上,然后大胆地跨坐在他的腰间,双眸闪烁着魅人的柔光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说她的情绪转换快,一点都不夸张,刚才还气愤的想把他劈成七八块,这不过是转眼的工夫,又兴致勃勃地在探索他的身体,鬼枭倒也不阻止他,双手枕在脑后,一副好整以暇地准备接受她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别吵我。”她要把他挑逗得****焚身,把他逼得完全失去理智,把他诱惑得完全忘记了要戴、安、全、套,把他诱惑的神魂颠倒,小叮当很有志气的暗忖着,大部分时候都是他把她撩拨得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好,不吵你,今晚任由你蹂躏。”鬼枭性感的唇边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准笑。”看到他那笑容,会让她分心的,小叮当霸道地说。

    “笑都不准笑?”好霸道的小女人啊,不过谁让他就喜欢她呢。

    “你笑我会分心。”小叮当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笑。”就看她的能耐到底有多少,鬼枭收起了笑容,深邃如海底般的蓝眸柔情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准望着我。”被他的眼睛盯着,会让她失魂的,小叮当霸道地命令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望你,我闭上眼睛可以了吧。”她的要求还真不是普通得多,鬼枭低笑一声,随即把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见他真的闭上眼睛,小叮当顿死凤心大悦,立即俯首吻住他的嘴巴,然而,就在他忍不住想要缠着她的时候,她却又故意地退开,让他忍不住逸出难耐的低吼,她就像只顽皮的精灵,在他的身上到处点火,但是却又故意不满足他,听到他低声逸出不满的闷哼声,她就高兴得笑眯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小叮当,你这是在玩我……”在她的舌尖舔过他的胸膛,把他的兴奋点点燃,然后又立即转移阵地,让他再也忍不住低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没错啊,我就是在玩你的身体,不给玩么?”清脆的嗓音里透着一丝的无辜,在纯情中又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娇媚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给你玩。”再也忍不住的鬼枭,立即伸手握住了她的纤腰,把跨坐在他的腰间的她翻转过来,随即把她压在床铺上,火热的唇随即覆盖上她诱人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好奸诈的鬼枭,明明就是她先开始的,怎么能把她的主导权给抢走了,小叮当抗议地伸手捶打着他的肩膀,但是他却不理她的抗议,一般狂热地吻着她。

    “恩啊……唔……”她的脸好红,在不断地发烫,她的心跳好快,宛如鹿撞般,渴望和他的灵魂契合地结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明媚的月光通过薄薄的云雾,投射进屋子里,为那暧昧旖旎的风光添上一抹神秘而朦胧的薄纱。

    一一一

    自从小叮当告诉她,她有了身孕之后,童画就一直心绪不宁,她很想去医院检查一下,是否真的如她所说的,但是有担心苍昊会知道,他虽然不是明目张胆地在她的身边出现,但是却让她觉得,他一直都存在她的身边,只是没有被她发生而已。

    小叮当还那么年轻就懂得号脉,确实是让她有点感到质疑,不过想起自己的月事真的很久没来了,已经是超时又超事了,看来她的话真的不假,她是真的怀孕了,她彷徨失措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自从她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,寒逸天几乎每天晚上都来找她,在此之前,她每天都在期待着他的到来,但是现在,她却害怕他到来,他那么厉害,就算她不说,他早晚都会看出端儿来的,她不想跟自己的孩子分离,更加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以为自己是为了钱不要他。

    童画在床铺上辗转反侧睡不着,该来的还是回来的,当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,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她猛地从床铺上坐起来,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有点事情来晚了,你怎么还没有睡觉,你白天要上课,我不是叫你不用等我的吗?”寒逸天高大的身影随着他的话语慢慢地向她靠近,那无形的压迫力让她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”童画拥着被子,望着他脱去身上的衣服,然后上床,她的眉头不禁紧皱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睡不着?想我了吗?”透着戏谑的低沉嗓音缓缓地响起,修长的手臂横过来,搂住她是的腰,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童画趴在他的胸膛里,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嗯?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”感觉到她的欲言又止,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,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……但是我又怕你不高兴,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”以前每次提起这件事情,他都会发脾气的,她还是别挑衅他好了,她现在的心情已经够烦躁了,如果再惹他生气……

    “小画儿,我不喜欢你有事情瞒着我。”寒逸天半眯着深邃的眼眸盯着她,语气里带着一丝的强势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了。”童画想把他的手推开,然而,推了两下,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