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章 断送了卿卿性命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痛,好痛。

    喉咙似乎要烧起来了。想说话却又发觉自己根本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杜素兮难受的缩紧了身子,整个人都蜷缩起来,眼睛闭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从心底犹如湖水般荡漾开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堕入了烈火的地狱,或者烈火的地狱就在她的身体里,将她的四肢百骸都烧的好痛。

    水?有没有水?杜素兮强忍着浑身的酸痛,费力从陌生的大床撑起身子。迷蒙的双眼看着陌生的四周。

    这房间好大!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了?要是夫人知道的,一定会重重责罚自己的!不能!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!回到自自己的小院之中才是!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?身体软绵绵的,像是被人拆卸了骨头,痛的要死,杜素兮强撑着起身,却发现,她怎么也走不动,自己的身体与自己斩断了所有的联系。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自己是中毒了吗?

    皱了皱眉。杜素兮忽然看见了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男子。她愣了愣,带着谦卑恭敬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听闻这话却忽然暴虐了转过身子,冷冷瞧着杜素兮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我是,我是,杜,杜素兮。”

    杜素兮看着眼前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,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,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面色变得无比的阴沉。可怜兮兮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,你,你送我,送我回去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实在是走不动,不然,也不会恳求一个男人送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赫连狂却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怀中发抖的女人,动作残暴粗鲁,目光如刀,狠狠的盯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次你是谁!!!”

    语气冰冷彻骨,杜素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不懂得眼前这个男人为何动怒。她害怕几乎快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叫杜素兮。”

    她老实回答,委屈的眨着眼睛,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脸色青黑的男人。

    杜素兮?那个杜家无权无势跟死人没区别的庶女?

    自己床上的女人不是应该是杜家千金杜云汐?这个女人,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赫连狂危险的眯了眯眼。怒从心起,他像是丢弃一块破布一般,手下暗暗发力,将杜素兮直接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光洁的脊背撞击在冰冷铁硬的玉石地板之上,杜素兮一声痛苦的吃痛,只觉得自己的心肺如同被挤压了一般,疼的让她的眼泪都忍不住啪嗒啪嗒的掉落。

    杜素兮楚楚可怜的抬起头,眼中含泪,委屈的看着赫连狂。撅着嘴,无声的抱怨着自己的无助。痛,好痛,痛死她了。

    赫连狂看着那楚楚动人的眉眼,却更觉得心头火起,蹙紧眉,似乎杜素兮就好似一条人人厌恶的毒蛇。冷哼一声,举止优雅的整理好因为动手而略微有些凌乱的紫金绣金云衫后,这才居高临下一般一步一步走到杜素兮的面前,厌恶的看着那张哭的梨花带雨好不憔悴的脸,目光如刀。没有一丝怜惜,冷哼讥讽。

    “杜素兮,你倒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了?”床铺上那抹鲜红正好对着杜素兮的眼,她茫茫然眨巴着眼睛不知所措,泪水也不听话的掉的更汹涌了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,怎么忽然这么生气?是自己做错什么了吗?可是自己一醒来就在这里,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啊......

    怎么了?很好!这个卑贱的女人,竟然敢冒充杜云汐,爬上了他的床?然后问他怎么了?

    好!很好!庶女就是庶女,当真是上不得台面!这个女人!竟然敢如此挑衅他?

    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一个女人?

    赫连狂忽然有了一种被猪啃了的心情,看着那张无辜的容颜,他心中燃烧起熊熊的怒火。他逼近杜素兮,用一根手指强势的挑起她的下巴,居高临下轻蔑的看着她。吐字如刀。割入心肺。

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