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节:楔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楔子

    我姓花,叫花七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这名字很奇怪,因为我生命中除了名字所有的数字都和“七”没有任何关系。若论排行的话,我是独生女,叔伯兄弟姐妹一起算的话,也是排在第九而不是第七。

    所以,有一天我拿了这问题去问老爸。

    正在看小说的父亲抬起一张很严肃的脸来,用一本正经的语气问:“你认为箫十一郎是因为有十个哥哥才叫十一郎的吗?”

    我用应付老师随堂考般的慎重仔细想了几秒钟,然后摇头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对了?”父亲大人重新埋首于小说,声音却依然很严肃,“只是因为顺口而已。”

    所以,我也就只能带着很严肃的表情走出去,从此再不提这问题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我,姓名花七,性别女,年龄十七岁,市一中高二(三)班学生,相貌普通,成绩中下,性情懒散。

    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婚,目前跟做了将近一辈子小职员的父亲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每天上学放学吃饭睡觉,日子过得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他叫做白晓迟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我就记下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为我从未见过像他那样漂亮的男生。

    是的,漂亮。

    我当时搜肠刮肚也只能找到这两个字来形容他。

    他的漂亮是不带丝毫脂粉气的,就像夏日里的拂晓,就像拂晓里的第一缕曙光,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我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三分钟,直到他离开我的视野。

    那当然不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那只是人类对美好事物的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很多男人看到美女时也会有类似的反应的。

    但那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不论这是个怎样的故事,都是从我见到他开始的。

    那是初夏,气候似乎有些反常,五月初的天气已热得叫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午后的第一节自习,教室里陈旧的吊扇嘎吱嘎吱转得让我担心它随时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正在想天气反常会不会出现什么异象的时候,白晓迟便如同所有的转校生一样,由老师领着,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如果单从故事的角度来看,这实在是个恶俗的开头。

    我被一堆女生压抑过的尖叫惊动,将目光从窗外拉回教室的时候,看到讲台旁边站着一个男生。

    有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很高,不见得怎么强壮,白衬衫下面隐着相当优美的肩线,给人非常柔和的感觉。他的眼微垂着,愈显得睫毛很长,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表情,说不上来是笑还是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男生有种凤凰般高贵的美丽,让这闷热的午后,也跟着生动起来。

    老师简单地说明之后,他作了自我介绍,然后在老师的指引下走向刚分配到的坐位。
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