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三百四十九章 决裂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知道要多少时日,海上风大浪大的,说不准就回不来了,怎么也威胁不到你,陛下,你委实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道:“多些个心思,总比事后后悔的好,如今朕只要你一个承诺,凭你的本事,天下之大那里去不得?又何必非要待在中原?”

    林麒想了想道:“好,那我就杨帆出海,再不回转中原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大喜,他是一代枭雄,尸山血海之中走到这一步,那个愿意去死?如此说也不过就是为了稳住林麒而已,眼见他答应下来,就决然不会再对自己如何,微微颔首,将手中的瓷瓶扔给林麒。

    林麒接住,瞧了瞧瓷瓶,嘿嘿笑道:“为了这么一小瓶鲜血,老子费了好大的功夫,如今到手,就该去找鲛人泪了,陛下,不日我将出海,也就不与你告别了,咱们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,若是我找到了鲛人泪,再回来跟你叙话!”

    朱元璋全身一僵,沉声道:“你答应朕的,莫非要食言吗?”

    林麒笑道:“我随便说说的,你不用当真!”

    朱元璋的怒气在这一刻终于迸发了出来,他隐忍了许久,再也忍耐不住,他是天子,天下都在他的手中,他掌握着天地间所有人的生死,这是他拼杀出来的,是他该得到了,又如何忍受得住别人对他的藐视,朱元璋伸出手指,颤抖着对林麒道:“朕乃天子,你敢欺君?”

    林麒诧异的瞧着怒气冲冲的朱元璋,好奇的问道:“陛下,当初你跟我说过,对付了陈友谅后,要与我平分天下,还说你我兄弟同甘共苦,同生共死,如今你当了皇帝,非但没有平分天下,同甘共苦,同生共死那也是做不到,岂不就是跟我随便说说?你可见我当真了?为何我随便说说你就着急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朱元璋怒道:“你可知道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,你就不怕此生再也不得安宁吗?”

    林麒笑道:“我为何要怕?陛下可还知道另一句话否,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?今天我来找你,便是将你我所有的恩怨来做一个了结,从今以后你我便是陌路,你当你的皇帝,我继续做我的草莽,只不过我这人脾气不太好,你若对付我,我必然会还手,至于做出什么来,也都在情理之中,这天下没说只许你朱重八能对付我,却不许我林麒还手,没有这个道理的,那个时候,我也就顾不得什么天下苍生了,陛下,你也就好之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林麒哈哈大笑,心情舒畅了许多,转身就要离开,朱元璋脸色变得苍白,眼见林麒得意,忽然沉声道:“林兄弟,朕乃是天子,朕有无数的办法对付你,就算朕奈何不得你,却还是可以将你的一切痕迹抹去,天下将不会有人知道你的存在,你所做过的事情,也再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谁若是敢说起你,提起你,纸片上写了你的名字,朕诛他三族,亲朋好友发配为奴,我倒要看看,谁敢忤逆了朕?用不了多久,你林麒的一切,你所做过的事,将再无一人敢提起,历史上不会有你半点的只言片字,如此,你也不怕吗?”

    林麒楞了一下,停住了脚步,朱元璋这一席话倒是让他哭笑不得,却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能做到这一切,俗话说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人虽然走了,其名却让人难以忘怀,如同大雁飞去,留下其鸣之声。

    但雁过不留痕迹,翩然远行,难道不也是一种境界吗?

    林麒哈哈大笑,大步走进黑夜之中,朗朗声音传来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像我这样的人,难道会是永远埋没在草野中,毫无用处的吗?你是皇帝可以做你想做之事,我林麒一介草莽,更可做我想做之事,我想去那就去那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那是谁也管不到的,哈哈哈……陛下,你好之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笑声回荡在皇城之中,久久回荡,朱元璋死死盯着林麒的背影,目眦欲裂,忽地一脚踢飞地上的奏章,朝着林麒的背影大声嘶喊:“这天下将没有人记得你,朕将抹除你存在的一切痕迹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的嘶吼伴随着林麒的笑声在皇城中回荡,一**的往来反复,激起奇异的声响。

    夜色沉寂,繁星点点,恒古不变的漠视着天地间的一切。(未完待续。。)</dd>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