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2、第22章 地宫(5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李一铲转过头问他:“伍子,你……你看到了什么?”伍子摇摇头:“算了,比你们都惨。”说着,他走到狗子的身边,轻轻拍着他的肩膀:“狗子,别难过了。”狗子抬起满是泪水的脸:“伍子哥,你信不信这一切都会真的发生?”

    伍子笑了一下,扬起手里的铜镜,猛然照着狗子的后脑就是重重一拍:“不好意思,我信。”狗子猝不及防,被打得惨叫一声趴在地上,后脑马上就被鲜血染红了。伍子骑在他的身上,拎起手里铜镜照着狗子的后脑猛拍。

    李一铲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,他反应极快,跑过去一把抓住伍子的手:“伍子,你他娘的疯了?”伍子脸部五官都扭曲了:“李一铲,你给我滚一边去。你知道我看见什么吗?我看见我会死在这小子手里,我要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一听这话,吓得就是一激灵,他紧紧把住伍子的手:“伍子,你别信那个,这镜子是邪物,它能迷乱我们心智,让我们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伍子挥着铜镜,厉声道:“李一铲你要再不滚,我连你一起干死。我要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,我不想死在这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看见狗子已经趴在地上不动了。这时候,他突然看见这铜镜在撞击敲打中,裂开了一条纹,一股黑色如墨汁一样的液体从裂纹里流了出来。他叫了一声:“伍子小心。”

    伍子也看到这黑水,他手一哆嗦把铜镜扔在狗子的身上。那黑色的液汁慢慢地流了出来,渐渐地渗透进狗子的身上,整件衣服很快就被染黑了。

    李一铲和伍子惊骇地看着,遍体生寒。时间不长,狗子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,随即整个手开始轻微活动。伍子和李一铲对视了一眼,伍子感觉喉头发紧:“他……他不会活了吧?”李一铲也吓毛了:“狗子或许根本就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的声音从狗子的嘴里发了出来,他居然慢慢地用手撑地坐了起来。狗子满是鲜血的脸上全是凄惨痛苦至极的表情,慢慢地朝两个人爬了过来:“救……救救我,我好疼啊。”伍子这时候已经吓疯了,他捡起一把铁锨来回挥动着,用近乎尖叫的声音在喊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狗子突然开始自己抓自己:“好疼啊,我好疼。”不一会儿,浑身的衣服全被狗子扯烂了,身上满是抓痕,鲜血直流。狗子抓完身上,紧接着开始抓自己的脸:“我疼。我好疼。疼……疼……”脸上被抓得血肉模糊。李一铲和伍子看得都傻了。

    狗子开始撕扯自己的嘴,大股大股红中带绿的鲜血从嘴角流出,他不停地干号着,犹如一只残兽。伍子看着李一铲,无力地说:“都实现了。是不是下一个就是我了?”狗子撕扯了一会儿,躺在地上不动了。血像小河一样蜿蜒流淌。

    红色的墓室、鲜艳的凤凰图案、碎烂的尸体、满地的鲜血、无穷无尽的地宫,这些东西折磨得李一铲和伍子都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伍子蹲在地上“呜呜”哭着,李一铲也靠在墓壁上,没有力气动了。他在镜子里看见自己掉进去的刀坑里足足有百把尖刀,还看见一只手把自己推了下去。这只手是谁的?

    他再抬起头来,立即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。狗子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,压在伍子的身上,张开大嘴,一副利牙正插在伍子的脖子上,伍子四肢抽搐。李一铲拿起铁锨,几步跑到跟前,对着狗子的头抬手就是一下,狗子像个布偶般倒下。

    他扶起伍子,伍子已经被咬得奄奄一息:“一铲,都……都实现了,谁都跑不了。”李一铲颓然放下伍子的尸体,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。

    整座地宫静得有些怕人。空空旷旷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李一铲看着一地的死尸,想到下一个就是自己了。这种等候死亡的煎熬让他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李一铲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,推开墓门径直往前走着,一个地宫接着一个地宫。墓壁上的凤凰,那样的冷那样的诡异,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。

    墓门“嘎吱”一声被推开了,李一铲看到眼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,这里有着巨大的灵帐,一张大大的灵床,床上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认出来了,这里是主宫,床上那人正是王明堂。

    王明堂正在闭目休息,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睛,看见李一铲走进来,他一翻身坐了起来:“一铲,怎么,就……你自己?”

    李一铲哭丧着脸:“大……大哥,所有人都……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明堂大惊失色,他走过去一把抓住李一铲的肩膀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一铲看见王明堂,真的有了看见主心骨的感觉。王明堂这个人是大高个,遇到困难能沉得住气,颇有家长风范。李一铲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陈驼子的影子,他长叹了一口气,把经历的一切都跟王明堂说了。

    王明堂听后沉闷半晌,他叹口气说:“都说地墓凶险莫测,我还不信。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真是可惜了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问他:“大哥,《墓诀》里有没有关于怎么出地墓的记载?”

    王明堂点点头:“有,但是我不懂。原文就提了一句话:地狱门前进一步,死门即会变生门。这座地墓也是陈小孩设计的,据说是为了封存佛家至宝舍利子……”李一铲听到陈小孩的名字,心头一震,暗想原来地墓是师傅的先人所造,看来这些故事都来自那另外半部《墓诀》了。当下不敢多想,凝神再听王明堂道:“舍利子就放在八重宝函最后一层的宝塔里,但是不知什么缘故已经失踪。这个地墓完全是按照八卦图布的局,共有八条出路,其中就包括了生死二门。看这情形,咱们分手的时候,你们走进是的死门,你现在能活着回来已然非常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眼睛放光:“大哥,那这里就是生门了?”

    王明堂摇摇头:“当我琢磨出生死门的道理,再想回去找你们时,这里的格局又发生变化了,你们已经不见了。这里所有的地宫都有两个墓门,分别是生与死,是生是死取决于自己的选择。而这个主宫只有你进来时的那一道墓门,所以这里应该就是地墓的终点了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颓然地说:“那我们是不是永远也不出去了?”

    王明堂摇摇头:“出去也不是不可能。除非能解开这句话,地狱门前进一步,死门即会变生门。一铲,现在只剩下咱俩了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紧紧握着他的手,完全是真情流露:“明堂大哥,你能不能听兄弟一句话?”

    王明堂点点头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咬着下唇,犹豫了一会儿:“明堂大哥,如果我们能出这墓,以后你能不能别干这一行了?”

    王明堂微微一笑:“为什么说这个?”

    李一铲完全是真情流露:“大哥,盗墓这行太过凶险,每天都在刀头舔血。现在兄弟们都死了,这就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王明堂挣开他的手,慢慢地踱着步:“一铲,你还记得那算命瞎子说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李一铲点点头:“我当然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王明堂看着他说:“他说我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,还让我当心身边人。现在我的身边人都死光了,就剩你了。你说他指的是不是你呢?”

    李一铲脑子“嗡”了一下:“大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明堂一笑:“跟你开个玩笑。好吧,我做这一行也做够了。出去之后,就洗手不干。一铲,你知道这里为什么看不见其他盗墓人的尸体吗?我不相信就咱们一伙人来过这里。原来这整座地墓的地面都隐藏着翻板,尸体全部都落入地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疑惑地问:“那这翻板机关怎么被触动呢?”就在他话音未落之时,只听见“喀嚓”一声巨响,主宫的大门突然关上了。王明堂正握着灵床的床柱:“一铲,我刚刚发现,原来这里还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