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4、第24章 鬼面(2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两个人藏在不远处的树丛中,成二丁借着月光仔细看着地图,不看则已,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,叶家祖坟应该就在这木屋之下。

    这木屋看情形肯定是邪降族降头师住的地方,必然凶险莫测。成二丁看着叶有德低声问:“叶老大,你想不想请回先祖的尸骨?”叶有德坚决地说:“想。”成二丁点点头:“咱俩必须混进这间木屋,然后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那间木屋的灯光亮了一宿,两个人没敢造次,躲在森林中一直没出来。第二天,一束阳光照亮了整个森林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,一股清新之气。叶有德被成二丁给推醒,他看见成二丁用手做了个嘘声,然后指了指那间木屋。

    屋门此时大开,一个穿着云南一带民族服装的少女站在屋前,闭着眼仰头对着天,微风徐徐吹动她的长发,白皙的脸上媚态十足。叶有德看得都傻了。

    那少女套上木屐,提起水桶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森林中。成二丁向叶有德使了个眼色,两个人速度极快地来到屋前。成二丁向屋里看了看,里面摆放了许多盖着木盖子的大水缸,木桌上放着一些又大又厚、盛放着黄色液体的玻璃瓶子。地上铺了一张竹席,席子旁放着一些女孩的饰物,屋子里飘散着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屋子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成二丁让叶有德在屋门把守,他钻进屋子里。掀开一个大水缸的盖子,里面盛满了泛着黄色渣子的水,水里飘着许多椰子。这时,突然一张人脸从水中浮了上来。那张脸已经被水泡得发白,张着嘴巴直直地看着缸外的成二丁。他顿时感觉恶心得要命,这个女人真是邪门,怎么把死尸和椰子一起泡。他赶忙盖上盖子,开始轻轻地敲着地板。这地板是由竹排扎成,成二丁抓住一处缝隙,一使劲“咯”的一声,屋子中间被掀开了一个地门,他轻呼了一声叶有德:“叶老大,这里果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叶有德既紧张又兴奋,喉头阵阵发紧。他蹿进屋子里来到地洞前迫不及待就想下去。成二丁一把拉住他:“还是我先下吧。”说着,他扶住通往地下的扶梯慢慢地爬了下去。叶有德看着他下去之后,也把住扶梯走了下去。下去的时候,他还没忘把地门的盖子合上。

    一会儿,两人脚踩到了实地。周围黑漆漆的一片,只有不远处似乎隐隐地亮着灯火。两个人顺着亮光走了过去,看见这是一个供着几个女像的牌位,牌位前两根红红的蜡烛正在微弱地燃烧着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像眉角高挑,千娇百媚的眼里带着邪邪的目光,在红烛的微弱光亮之下,时隐时现,诡异莫名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两人同时听见头上的地板有了响动,成二丁示意叶有德别出声,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喘,静静地听着楼上的脚步声,整个地室内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。楼上的人没有穿鞋,赤脚踩在地板上发出软软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甜甜的声音传了下来,她说的语言叶有德根本就听不懂,柔声腻语,婉转动听。他看到成二丁的脸色非常难看,就低声问:“老成,她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成二丁嘴唇哆嗦:“她……说,这里有人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见“吱呀”一声,那地门的盖子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地室里瞬间充满了一种幽幽的淡香,刹那满室的菊花飘散。成二丁就听见“咕咚”一声,叶有德翻身栽倒在地。他也感觉自己脚发软,脑子直犯迷糊,眼完全花了。但他常年打猎行走山间,意志力和忍耐力比叶有德强得不是一点半点,还能勉强有点意识。

    他看见那个高挑的少女慢慢地走到自己跟前,蹲下身来,轻轻地抚摸着自己脸颊,声音非常好听:“你胆子好大啊。”那少女又走近叶有德,把他的脸抬起来仔细看着,成二丁用尽全力去喊:“放……放开他。”可是声音异常沙哑,他头一沉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成二丁发现自己被捆在一个黑黑的水缸里。缸里全是水,自己的头勉强能露出水面,这水腥臭无比,上面还漂着许多黄色的椰子。他感觉自己浑身奇痒,继而剧痛,水中有许多黑色的小鱼不断地游到自己身旁撕咬。血很快就染红了整缸的水。

    他不断挣扎着,可是身上的绳子捆得实在是太紧了,而且经水一泡结实无比。他痛苦地大喊着,那种刺心的疼让他抓狂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头上的缸盖子给打开了,那女孩冷冷的脸露了出来:“私闯禁地,本来是要你死的。但现在我决定要你生不如死。”随后盖子又合上了。成二丁大吼一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时,他感觉脸上凉凉的,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被扔在一条林间小路上,满天的瓢泼大雨,他就感觉浑身刺痒而且伴着剧烈的疼痛。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上半身已经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他脸上全是水,不断向前爬着,在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成二丁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上身,空洞的双眼茫然无神:“回家之后,我的眼睛就开始流血,渐渐地就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”叶有德长叹一声:“是我害了老成啊,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被捆在一棵树上,等我挣扎着解开绳子的时候,发现老成爬到了近前,当时看他的样子……”说到这,他眼睛有点湿润了。

    李一铲听了他们的经历,后脖子都发凉,他突然想到个问题:“叶老大,难道你没受伤?”叶有德点点头:“我也在想这件事情,我没受到过任何的折磨。后来我听说那邪降族邪乎得厉害,而且降头术诡异莫名,中了降头,可能当时不会发作,但是日后必然逃脱不了。回来之后我找过一些高人看过,但他们都没在我身上发现中降的征兆,我想那女人应该放过我了。这些日子以来,我用了很多方法试图解开老成身上的降头,可是没有半点成效。”

    李一铲听了一惊,难道叫自己来给这成二丁解降头?自己可没这么大的本事,他沉默半晌说:“叶老大,但不知你找我来需要帮什么忙?对于降头术,我也不是很了解。”叶有德一笑,命人取来一幅画,他慢慢展开画轴:“这是我在那女人的地室里发现的一个图案,我给画了出来。后来听老巴说,这个图案跟你和你的师父也颇有渊源。”

    画面逐渐展开,露出了一棵苍劲的大树,树枝如刀削,八个枝杈凛凛生威。

    李一铲眼眉一挑,认出来了,这是八杈树。

    叶有德说:“一铲兄弟,这幅八杈树的图案跟你师父的遗愿有极大的关联,二丁兄弟的伤解铃还需系铃人,而我还要请回祖先遗骨,所以我决定邀请你同赴云南,再闯禁区。”他说完,目光炯炯地看着李一铲。

    李一铲猛然大口喝了一碗酒,把酒碗在桌子上重重一摔:“叶老大,难为你看得起我,兄弟愿意舍身同往。”

    叶有德大喜,忙招呼兄弟们再次上酒上菜,把多年收藏的女儿红都给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决定,叶有德、李一铲、皮特李和成二丁四人同往,时间定在两天之后。

    成二丁晚上回到自己屋子里,把门给带上,轻声地冲里屋说:“安全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里屋门帘一挑,一个黑脸大个走了出来,此人剑眉倒竖,英气十足,只是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抑郁和阴霾,眉目之间流露出一丝凄凉,正是王明堂。

    王明堂从地墓逃生后,一干兄弟损失殆尽,王尖山之死,更让他对李一铲等恨之入骨。暗中监视了李一铲几天,本想趁其不备取他性命,却无意中打探到契丹古墓的消息。这古墓相传藏有一件绝世奇珍,但凶险至极,行内一些相当有实力的前辈出手,不是无功而返,便是有去无回。比之天墓和地墓的玄虚传说,契丹古墓因为这些前辈的失手为证,更是一般盗墓人的终极目标之一。王明堂决定暂时放过李一铲,暗中追击,另有所图。一路跟到柳子寨,先找到和自己有过命交情的成二丁,再暗中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成二丁把从宴会上带来的酒肉往桌子上一放:“明堂大哥,饿了吧。特意给你捎回来的。”

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