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三十八:三宝的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bsp;漓儿性子是不怎么好,但谁年轻时没几次冲动的?

    何况漓儿合她眼缘,也跟她投缘。这丫头看似难伺候,可是心肠却极好,嘴巴又甜,特别是她一手医术,这才几天功夫,把她多年的一些老顽疾都治愈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以前走路总是脚酸腿痛,如今她可是利索多了。被她银针扎一扎,浑身都有劲儿,就跟年轻了好几岁一样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孙媳妇她是要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尽头,看着从偃氏房中出来犹如发狂中的小狮子一样的闺女,白心染眼中全是淌不出来的泪水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别人家嫁女儿是什么心情,她只知道自己心情很复杂,很沉重,很不舍。

    女儿大了要嫁人无可厚非,可是要她把他们的三宝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,她一颗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可爱的三宝,以后要看一眼都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听不到那咋咋呼呼的声音,听不到那嬉皮笑脸的声音,听不到那溜须拍马的声音,这以后的日子要她怎么过?

    私心里,白心染甚至后悔过当初不该插手救下司徒睿霖。如若当年她不管闲事,是不是她的三宝就不会被司徒睿霖的柔情所困,是不是她的三宝就可以如同一般女子一样永远陪在他们身边?

    司徒家对三宝的态度她看到了,可是不管他们对三宝多在乎,多疼爱,她的三宝终究离家如此远。

    隔着千山万水的血脉亲情,让她如何能平静的接受?

    若是三宝受了委屈,又有谁能为她撑腰打抱不平?

    她可爱的三宝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身后,偃墨予面无表情的揽着她的双肩,尽管看不出他的神色有任何的不同,可那低沉暗哑的两个字却泄露了他压抑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墨予……”白心染转过身扑到他胸膛上,“我们把三宝带走好不好?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,我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偃墨予拥着她,拍着她的背,“三宝总归要嫁人的。”

    白心染摇头哽咽:“可是我不想她嫁这么远啊?我就这么一个三宝。”

    偃墨予哭笑不得。她这是在嫌弃自己生得太少了么?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他低头,在她耳边安慰道:“大不了以后为夫每年陪你来一次,全当带你出门度假可好?若是司徒家对三宝不好,我们再将她带回去,这样不就能让三宝回家了?”

    闻言,白心染先是一愣,随即双眼带着泪花抬头蹬他:“呸呸呸!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我们三宝还没嫁人呢,你就诅咒我们三宝不幸福!”

    偃墨予嘴角抽了抽,低下头用脸蹭着她的脸,“那就别伤心了好么?三宝会幸福的,司徒家也不敢对她不好,你难道忘了三宝的本事了?没人能欺负她的。我们不把她当做嫁人,我们把她当做在外玩耍可好?”

    白心染抽噎声这才小了一些。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之漓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司徒睿霖,庄里和府上的人几乎都问遍了,也没人知道司徒睿霖的下落。她甚至还跑到街上找了好几条大街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黑了,她才难受的回去,也没回侯府,而是去了归来山庄。

    一回去,她就听说司徒睿霖刚刚来庄里了,正在书房。

    比宫殿还宽敞的归来山庄,她几乎是一口气朝书房冲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,书房门被撞开。

    看着跌跌撞撞身形不稳的人儿,司徒睿霖坐在书桌后抬头,似是很诧异:“漓儿,你怎么还在庄里,没回侯府?”

    “啪!”夏之漓怒火熊熊的一巴掌拍在他的书桌上,脸上带着恨意,就连漂亮可爱的眼眸子都变得凶神恶煞,“司徒睿霖,我问你,你是不是要娶那什么公主?”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心爱的人儿就跟一头母老虎一样,司徒睿霖暗自掐了一把大腿才忍着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稳住笑意,他佯装不解的看着夏之漓:“漓儿,出何事了?怎会如此生气?”

    他反问的话在夏之漓看来无疑就是在避开话题,这使得找了一整日的她更加火冒,肺都快气炸的她不停的拍打着桌面,朝对面失声吼了起来:“你说,你今天去哪了?是不是跟狐狸精鬼混去了?”

    她眼拙了才会觉得他是好人,她是笨蛋才会觉得他对自己很疼爱!

    看着她柔白的小手拍在桌上,司徒睿霖差一点就要将她那手给抓到自己手中。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再次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他面上依旧保持着不解的神色:“漓儿你到底怎么了?可是身子哪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司徒睿霖,你别转移话题行不行?!”夏之漓头顶都快冒烟了,吼声更加大了。

    起身,司徒睿霖绕过书桌走到过去:“漓儿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伸手试图将她给抓到自己怀中,要知道,看着她这样,他心都快疼死了,这丫头怎么就如此不爱惜自己呢?

    不知道她手肿没有?

    “滚开!”看着他靠近,夏之漓就如同炸毛的狮子,一把将他给推了出去,“司徒睿霖,你是个王八蛋!以后你不准碰我!”

    闻言,司徒睿霖面色沉了沉,平日里温和的气息不在,忽而带上了一丝薄怒,似乎对她的坏脾气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何?我做错了何事让你如此恼怒?”

    夏之漓眼里充满了恨,再次狠狠的拍起了桌子,差不多跳脚的吼了起来:“你这个骗子!大骗子!你那天才说过只娶我一人的,这才多久,你竟然就变心了!司徒睿霖,别怪我没警告你,倘若你敢娶其他女人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司徒睿霖冷脸斥道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自己,夏之漓表示完全不能接受。在她看来,司徒睿霖就是在袒护某人,不想让她伤害到某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今天听到的,想到她今日一整天的心绞难受,忍耐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坚持不住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那不断往下流淌的眼泪洗刷着她娇美的脸颊,平日里粉嫩的脸颊此刻犹如失去颜色般变得苍白起来,生动明亮的眼眸子载满了泪花,即便眸光朦胧,可也能清晰的看到她眼眸子里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你为什么要说话不算话?你明明说了只会娶我的,你为什么要骗我?你已经骗了我一次了,为什么还要骗我?为什么?”她哭着指控道,身子像是被抽空了气力般有些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司徒睿霖袖中的手攥了又攥,才咬牙忍着没去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逼着自己移开目光,他原本低柔的嗓音是从来没有过的冷漠:“漓儿,或许你觉得我欺骗了你。可是在我看来,一直都是你在欺骗我。我对你是何种心思你以前不懂我不怪你,可是如今你都十七了,不再是当初那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。你已经知道我对你的心思,而我也告诉过你我司徒睿霖想娶你。可是你呢?你从未把我的话放在心中,你觉得我对你好是理所当然,可是你有在乎过我的感受吗?没有一个人会对另外一个人无私到不需要回报。我司徒睿霖也不是圣人,我想要的感情也不是一厢情愿。十年了,我等了你十年,盼着你长大成人,想尽办法将你引到身边,可是我得到的又是什么?漓儿,不是我不够爱你,只是这样的爱我也会觉得累,很累。漓儿,你懂我的累吗?我爱你,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就爱上了,可我不得不放手,因为你不爱我,就算我勉强将你捆在身边,你的心也不在我身上。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爱上我,我是可以等,可是司徒家族等不起,祖母年纪大了,唯一的心愿就是在世的时候能够看到我成亲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夏之漓原本摇摇欲坠伤心欲绝的身子突然跳了起来,一声咆哮,“谁说我不爱你的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妞儿们,我错了!呜呜呜,这章没写到福利那里。

    等我把消息说完你们再掀桌哈。番外还有一点点了,凉子准备一起发,搞个大章出来。所以,这几天就先不发,给我几天时间然后一起发哈。番外大结局肯定会让大伙看爽的。至于福利嘛,更是少不了的。嘿嘿。

    感兴趣的妞可以去看看凉子的新文《溺宠无限之贪财嫡妃》。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,追文辛苦了!凉子爱你们。

    好了,你们开始砸吧,凉子买锅盖去了~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